成功一生:分享价值,传播正能量,助你一生成功! [公司] [挣得] [说起] [实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各奔东西挺好的

来源: 成功一生 原创/编辑: SUC13.COM 我要投稿
关键词:

文/白歌离语

我总想我们如此相像,不会有各奔东西的那一天,我们曾一起发着誓言,为的只有一个守不住的承诺,我们心中明白,但只是不想说。

人和人在一起久了就会有依赖,她和他曾都是,在她的面前我的苦、笑、泪从来不掩饰,而和他一起我的开心和心动全给了他,可是最后我们各奔东西了。

我们都渴望自由不愿被束缚,所以在好不容易看清后我们都离开了,过去的一切真的只是过去,不存在有任何的幻想。

第一年,我们三人,一个到北方,一个在东边,一个在原城,我们都没有任何联系只为不伤心。我和他、她分开了。而我到父亲的同学家中一住两年。和她平淡的说声:再见。却与他决绝的离别,都痛苦,却不愿回头,因为骄傲。

我住在C伯的家中,他有一个儿子,比我大得多,初见C的时候,我提着行李箱看到他才起床的那样,乱糟糟的头发,黑色的背心加短裤,我想他的第一眼让我大打折扣,C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C伯伯,晃过我身边直走去卫生间时说:“欢迎妹妹”。伯伯暴怒的朝溜进卫生间的他吼道:“兔崽子,给我穿好衣服再滚出来。”我真的觉得那天C是超尴尬的吧。

我就这样住进他们家,与C的房间门对门,相处两年,在我居住的房间里其实有许多C曾经的相片,那些也在我得到C妈妈的同意后看了。C的相片比我多的太多,我几乎从小到大没有多少照片记录了我的成长历程,但C几乎每年都有。

就这样我成了C的妹妹,而我与C几乎碰不到面,我每周除了周末在C家外,其余时间都在学校度过,而周末我出去打工时,C还没有起床,晚上我回家时,C也没有回来。直到那天C爸C妈出去了,不回来,就必须等C回来,所以我就在客厅的沙发上从晚上九点 一直等到两点多,在我打了无数次C的电话后都只有:“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没有例外。最后当我拨出第二十三次电话后,终于听到C的声音,我听到的只有不耐烦“你到底有什么事啊?一个晚上不停的打,不知道我工作很忙吗?”我被C吼震住了,只是有木木的说:“我只想问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其实很生气,很想也对C吼回去,可是我还记得父亲对我说过,在别人家里要多忍耐。我抹去泪水,缓缓的。C依然没有好气:“回什么回,睡你的觉去。”C就这样挂了电话,我握着手机,默默的走回了房。

回了房间,锁上门,一直等。C回来都到五点了,我听到C想打开我房门的声音,但因为锁上,所以是徒劳。在C回房睡了后,我清理着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装进行李箱中,好了后,去厨房煮了点醒酒汤,穿上鞋子就走了。

在清晨的时候赶回学校还真是冷清,本来就是冬末春初的季节,冷也是很正常的,我回了寝室,小七还问我:“五姐,怎么回来了”,一句话将六妹和二姐都吵醒了,我没出声回答,就拖着箱子倒在床上,衣服也没脱。也许是我太过苍白的脸和红红的双眼吓到她们了,所以我们很默契的都不出声,让我一个人静静的睡着。我想电话的事情让我和C之间有了很大的空隙。也正是如此,在C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后,我也依然没有接,一次次的挂断C的电话,到周末的时候我就和C爸说自己忙不回去了。而这样的电话和借口,我说了四次后,C终于忍不住了。

那天店里忙,手机也落在寝室,直到黄昏,四姐来和我换班把C也带来了“青五,你哥来找你了”,我抬头望C,笔挺的西装,真的很有气质,我放下手中的笔说“四姐看下店,我回去了。”我朝着学校的地方走,不想再多看C一眼,C看着我,因为他的到来而无动于衷的我,忍不住的说“你在生什么气,我妈叫你回去吃饭,这都几个星期了,还不回去”我还是服了软的,回寝室取了衣服和C回去了,C爸C妈很高兴,可我却很烦,因为我一点也不想掩饰自己的心情,吃完了饭,帮C妈洗完碗,就先洗澡回房了。就这样平淡的过了完整的周末,而这时是我到C家的第七个月。从那之后每一个月回一次他家,也是每一次他来接我回去。

一年后,我半夜起床去厨房准备倒点水喝,刚开门就听见C爸C妈的谈话,内容只有一个,我什么时候不再住他们家。其实我多想说这是个意外,但不是,我多想说是无意,但不是,我早该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但没有。而在那一刻我就该明白了,我开始高兴还有三个月,我就可以说再见了,真好。

七月,我完成了年度的学业,也直接出国了,真好,又走了。

走之前我告别了C爸C妈,也告别小七她们,又踏上了远方的路,看着白天到黑夜,同样的天不同的颜色,我没和C再有任何联系。

我学习的专业为的是了解更多的人,也为了救我自己。两年后,我回到原城,去看过一次她,没有看到,那时我想也许是天意,错过了吧。而我没勇气去见他,也许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吧!

毕业后我进了同专业的事务所,做了助理,直到爸一个电话叫我去见他同事。到那儿,我看到了C爸C妈,也看到了他,我笑着说:“好久不见”就不再说任何话了。偶尔双方父母聊到自己会应一两句,再无其他。我抽身出去了趟,回来时,看到C在外面等我,我说:“不回去吗?”不等他说话就走了,也许我和他就不应该认识:“籽青,不能说点别的吗?”我回头“我们能说什么?”

这是我在离开他家两年后第一次看到C,我想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月余,我去了B城,见到了小七她们,她们都没变,只有大姐嫁了人,二姐怀了孕,其他的依然如旧。小七见到我就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我也说了很多我在国外的经历。“五姐,你在外国有那个没?”我又好气又好笑的说:“没有,没有。”就听到小七嘀咕“那就好”我好奇地问:“好什么?”小七想也没想张口就说:“还不是你的……呜……三姐你干吗呢?”看见三姐说:“青五,别听小七瞎说”,“哦”然后三姐就拖着小七到角落里去了。二姐后来因为怀孕被二姐夫接走了,那人是个外科医生,很细心,人很好。

在店晃了一圈,大致的也都了解,翻开以前我的账本,才让我大吃一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店中几乎也没什么事,那天就提早打烊了,大姐带着我们剩下的五个去吃饭,后来她说:“青五,那账本你也都看到了,我们什么也不想说,你的事大姐也不清楚,更不想插手管,但有一个人能等这样长的时间不容易,别太苛求其他,有些该忘的就忘了,没法面对的就别再想了。”“大姐,我知道。”小七又在旁边和三姐两个吵吵闹闹的不停,唯一安静的四姐和六儿都在一旁听,其实我最怕的还是四姐的那双眼,让我心静不下来。

其实大家怎么说都可以,可有些事不是我想就可以做的,不是我愿意就可以实现的,我做过许多违心的事,却不愿意去伤害别人,也许有很多时候都很假,但那是我对自己的保护,无论事情是好还是坏,而在过程中我所承受的却是他人所承受的成倍的疼。我也希望有人爱,但不是说爱就有的,太多的时候我们都要压抑自己,不是吗?

一笑了之,就过去吧!无论是什么事情,店里的也好,大姐的话也好,我能够放下,因为我已经不是我,若我放不下才是我。

有时缘很巧妙,也许我和他还是要见面,只是在不同的时间,不知为什么本来我的工作和他的工作完全沾不上边,但就因为沾不上,所以一旦沾上也很难分开。一年多后,我在原城的工作得到升迁,按照老板要求我要调去B城,我和C就这样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常见面。项目结束的那天,他说:“余籽青,我爸妈想请你吃饭,他们也好久没有看到你了。”“…好!”一星期后我和他一起回去,C爸C妈很高兴,家长里短的聊,最后只剩下我和C两人坐在客厅里,气氛很奇怪,我起身去看以前住过的房间,什么东西都没有变,我曾经用过的东西还在原处。其实当那天听到C爸C妈说那样的话时,我真的很伤心,但我却什么也没做。C走到我床边拿起两个日记本给我说:“你当时没有寄出去,被退回来了。”我还记得那是我用心和泪写过我和他、她的故事,不是为了寄给谁,只是希望它们能在寄的过程中永远的消失不见,也带去我的疼痛记忆。而他却找回了,也许根本就没有寄出去。但那已经不重要了。我有太多的病痛经历了,我不想再有了。

“是吗?那就丢了吧!”我摸着它们说。C看着我:“早该丢弃掉的,也许你就不会出国学习的,对吗?”我望着C泪水滑过我的脸,C抹去它“吃惊吗?你出国不久是为了治好你自己的病吗?为了他还是她?不然也不会一直逃避对吗?”。我用手捂着脸说“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救我自己。”C摸着我的头“也许你可以留下来,只要你愿意,我已经和你爸妈说过了。”是啊!也许。也许我不知道在我听到C爸C妈说了那样话后,C是如何和他们争吵的,也不知在我出国后C与大姐交谈过什么。甚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店中我管理的账本上,我不在的两年里所签的每一笔单子上都有C的名字。我其实不知道,C为何如此用心,也许只是为了弥补那晚我所承受的孤单,也许是在那之后一月里我不愈的大病。也许无论是什么对他、对我来说都过去了。

其实我们本可以没有交集,但只是有许多的无意,才有了这样的有意。其实各奔东西有空间感的分离挺好的,给了我们时间去疗伤,也给了我们时间去忘记,只是看你自己选择的是什么。

也许我等的这样久,只是为了等我的良人,也许不是最好的,也许不曾是我最喜欢的,但一定是我最爱的。

后来我和C在郊区买了房子,也结婚了。

再后来二姐带着小孩来我这里,我们说了许多,每一个人都很好,但每一个人都不好。每个人都有故事,不同也相同。二姐的女儿贝贝说:“青姨,为什么你们都在流泪呢?”其实我们没哭,但心都在哭。

我回到了原城,与她们都不在一起,C陪我,也为了给我治心病,其实C不知我早好了。就像母亲说过的:“如果我当年不出国学习也许别人可以医好我,可我偏偏要自救,只会一辈子也治不好,好与不好都没什么,只是信、不信更重要,C不信时就已经到头了。

我与C还是离了婚,一时的心成全不了谁,只是他不信,为此我们付出了青春。各过各的挺好,为了活着。我离开了,带着我的孩子离开,不曾回头。32

2012.10.27

来自微奇生活文字群里白歌离语的原创投稿

励志格言网我是北大穷学生:1999年高转变,我转变了县里的文科状元,被北大中文系录取,我成为了母校赚得六十年恢复主人招待第一位被北大录取的学生。...展开阅读
注册送68 pt88.vip:图特卡蒙陵墓斯诺墓的图特卡蒙陵墓的发现是古代文明对现代人类最彻底的一次电话机,是世界见效工作瞄准的顶峰,也是见效史的重要转折点。马场道王室珠宝马场道王室的安置典礼是现存最合格的的安置仪式,于仪式上,国王宁可女王头戴的王冠和设法对付的权杖都成...展开阅读

关于各奔东西挺好的的内容分享,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请分享给您的好友,传播正能量。原文地址:http://www.suc13.com/article/11201309/30599.html (转载请保留出处)!

    广告投放  -  关于我们  -  使用帮助  -  标签列表  -  我要投稿  -  订阅更新  -  网站申明  -  网站地图  -  网站XML  -